百里挑一!上戏艺考今早拉开帷幕

分类:艺术体育考试 时间:2018-12-06 阅读量:

每年的艺术院校招考都受到广泛的关注。今早(2月26日),上海戏剧学院的华山路校区迎来了第一批“00后”艺考生。首场初试,报考戏剧影视表演专业的男生女生们聚集在上戏教学楼“红楼”的门前,化身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考场门口则由工作人员把守,确保考生们凭借有效证件按时进入考场,平添了一份紧张严肃的氛围。还有不少外地来陪考的家长提着行李,风尘仆仆的样子。

截至1月31日21时,上海戏剧学院本科招生网上报名结束,考生人数从去年的21782人次增加到30929人次,增长近9000人次。而从2012年到2017年,考生数量从11448人增加到21782人,用上戏院长黄昌勇的话说,是“翻倍增长”。招生计划却仍旧保持稳定,今年上戏共招收22个专业(方向)的464名全日制本科生,称得上“百里挑一”。最为火爆的表演系进行了扩招,由去年的25人增加到50人,但6317人的报名人数还是让表演系的艺考竞争极为激烈。

今早上戏开考的是戏剧影视表演和播音主持专业的初试。播音主持的考试10点开始,早上7点,李怡霄已经来到了上戏大门前。这位身材高挑的小美女来自安徽合肥,按照考试的要求,她没有化妆,显得非常清秀。去年9月,她才决定参加艺考,开始学习播音专业的课程。跟从小练习播音的竞争对手相比,她的经验尚浅,因此格外用功。早上刷牙,她都要对着镜子练习台词。上戏的应考表演是由她的指导老师根据她的特点和喜好决定的,从今年1月份开始她就每天练习,就连临考前最后几个小时她也一直攥着自备的稿件认真练习。“妈妈很支持我,可是爸爸却希望我专心考文化,对艺术专业有些偏见。”她有些无奈地解释自己学播音晚的原因,“跟爸爸聊了很多,始终无法说服他,不过最后妈妈和我还是决定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”明天,李怡霄还要赶到北京参加北电表演系的艺考,对考试她信心满满,“付出就会有回报!”

李怡霄初生牛犊不怕虎。但人群中也有不少考生紧张不已。张可怡就因压力坐立不安,这是她第二年参与艺考了。去年的一场考试中,她也因为压力而没能发挥出自己的水平,受到了主考官严厉的批评。今年,她再次踏上征程。曾经失利的委屈加上临近考试的压力让她哭得双眼通红,“我觉得特别对不起父母,从我学艺术开始,他们付出了太多,时间、金钱,我们家为了我学艺术已经花了几十万了。我觉得我的失败就让他们的付出失去了回报。”不想让父母看到自己的软弱,她执意独自前来。平复了心情,她用力擦掉脸上的泪水,说:“我要用结果证明给去年那位老师看,我可以被打击,但不会被打死。”

考场内考生的心情各不相同,考场外还有上戏在校的学长学姐为他们助威的身影。就读于上戏导演专业大一的黄同学就是其中一员。去年,他也是经历过这样一场考试。黄同学考过两年艺考。2016年的时候他只报了上戏一所学校,专业课通过了,可是高考文化课的分数不够而落榜。去年,他终于考上了自己理想的院校。今年,他和同学一起成为了艺考的志愿者。站在校门口,他满脸笑容地给未来的学弟学妹们分享经验,不时还开玩笑为他们缓解压力,“有传闻说接受采访的都考不上,去年我就接受采访了,我给你们打破魔咒了!”周围几名考生听着就笑出了声。

考生紧张,考官也不轻松。对他们来说,艺考“也是一场考试”。艺考的公平性一直是公众关注的焦点,为了保证公平,上戏招生办也是煞费苦心。2015年上戏完善了艺考的“一台两库三系统”,考委库包含了校内校外(境外)专家各50%的构成比例,考官则由系统随机选出。许多老师都是昨天才得知自己的考官身份,更是今天到了现场才知道自己所分的考场。考试中,老师们人手一台平板电脑,不交换意见地独立打出分数并立刻上传,“意见领袖”彻底消失,单个考官的意见已经不能对其他考官构成影响。对考官们来说,自己给出的评判将影响考生的人生,这是一项非常慎重神圣的任务,也是对他们专业水平的考验。“对整个社会来说,我们考官才是被考验对象,大家都是阅卷人。”

 

更多精彩内容

教育在线 成绩查询

 

相关信息

 

教育在线 招考政策

  1. 1. 所有内容为机器自动选取
  2. 2. 本站为广大考生提供招生考试政策等信息查询
  3. 3. 如侵犯您的权益 ,请联系站长删除。感谢那些为互联网做出贡献的个人和团体!